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生活 >

父亲和父爱以及父亲节的关系你真的能领悟透彻吗

2020-07-01 浏览: 来源:第七资讯网
2020年的父亲节已然过去,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开始过起了父亲节。在过去的40年里,我从来没有给我父亲过过父亲节,作为父亲我也没有过过父亲节。我一直在想,为什么有父
2020年的父亲节已然过去,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开始过起了父亲节。在过去的40年里,我从来没有给我父亲过过父亲节,作为父亲我也没有过过父亲节。我一直在想,为什么有父亲节?难道是人们的情感已经到了没有表达的地步?还是因为作为一个父亲需要一个节气来纪念?
40年的生活中,在我参加工作之前,我的记忆里和父亲一起生活仅有5年,4岁之前我没有记忆,5岁那年我有一点记忆,父亲是那一年离开我去外地闯荡,小学五年级至初三这四年和父亲在一起生活。我印象中的最深刻的一句话是,父亲告诉我:等你十八岁,我不再管你,你自己养活自己。也许是上帝的安排,我十八那年毕业参加工作。
我对我的父亲评价就两个词:无情刀客和有情至亲。他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,也经历了风雨中的文革,那个年代,你几乎不能用任何一个词语来形容。从那个穷苦年代走出来的人,大多数在改革开始的初期依然经历着不可思议的人生,或继续贫穷,或不甘贫穷。在贫穷下历练的勇气都带着杀气,那种杀气都是带着生与死的气息。我听我母亲讲过我父亲的事情,我也听说过他年轻的故事,那是一个无情刀客的故事。他们的江湖都是生与死的江湖,情与义只是托词。
什么是父亲?
一个只有对你有生育之恩的人,一个不得不养活你成人的人。父亲从来不伟大,父亲也从来没有要求过自己伟大,父亲做的事都是他应该做的事,生育孩子、抚养孩子也就是父亲的职责,天生的职责,不需要感激,不需要父亲节,我父亲是这样想的,我也是这样想的。
最近很多人跟我讲,说孩子需要陪伴。我也知道孩子需要陪伴,但我想问的是,孩子真的需要陪伴吗?或者说,孩子需要什么样的陪伴?
我的记忆里,我和我父亲相处只有五年,这五年里还是聚少离多,再加上棒棍吆喝。我被我父亲扇过耳光,我被我父亲用皮带抽过,我也跪过很多次搓衣板。但我从来没有恨过我父亲,这些只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罢了。为什么到今天,这些事情如果再发生,却变成了父亲的虐待,孩子的恶劣。我想,可能是我们忘记了父亲有拥有威严的权利和孩子捣蛋的天性。
我给我孩子的爱,我父亲无法给我。其实这句话并不严谨,应该说,我给我孩子爱的方式,我父亲无法给我。我可以给我孩子最好的教育、买最好的玩具、穿很好的衣服、让他们衣食无忧。我的父亲给不了我这些,但我的父亲给我的,我却给不了我的孩子。在那个贫穷的年代,我父亲为了能过一个像样的春节,他骑着自行车冒着大雪,骑行30多公里去我姑家借一只鸡,再骑回来过年。我给我孩子富饶的生活,我父亲给不了,他只能给我富饶的经历。
 
什么是父爱?
陪伴不是父爱,父爱应该像一座大山,是可以让孩子依靠的大山。父爱就像流水,爱过就是爱过,不需要孩子的感激,更不需要孩子的回报。如果非要说回报,那就是孩子的自然长大,长大后独自生活的能力。
 
我的父亲已经老了,他已经无法再成为一个江湖刀客。但我已经长大,我正在走我自己的路,我不是一个刀客,但我有我的江湖。等我老的那一天,我的孩子已经长大,他们要走他们自己的路。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,但没有任何东西能够绑架他们,每一代人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,和上一代人无关。
我女儿问我:“爸爸,你为什么要开那么多公司?我希望你能少开几个,这样就可以像其它同学的爸爸经常来接我。”
我说:“宝贝,你有你的梦想,爸爸有爸爸的梦想,我不能为了你的梦想而放弃爸爸的梦想。”
女儿说她明白了,也许我的教育方式不对,但这就是我教育孩子的方式,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。
我和我父亲一样,我也是一个父亲,我的孩子总有一天也会成为一个父亲(母亲),那一天属于他们,我相信他们会有他们自己的选择。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