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文化 >

英国指挥家拉特尔发公开信:疫情将使古典乐界满目疮痍

2020-06-12 浏览: 来源:第七资讯网
西蒙拉特尔和马克埃尔德是英国最有影响力的两位指挥家,日前,两人就疫情期间音乐家们面临的挑战写了一封公开信,并预警:新冠疫情将使古典音乐界满目疮痍,交响乐团可能无法
西蒙·拉特尔和马克·埃尔德是英国最有影响力的两位指挥家,日前,两人就疫情期间音乐家们面临的挑战写了一封公开信,并预警:新冠疫情将使古典音乐界“满目疮痍”,交响乐团可能无法生存。
据《卫报》6月10日报道,在这封写给《卫报》的信中,身为伦敦交响乐团音乐总监的拉特尔、身为哈雷管弦乐团音乐总监的埃尔德说,英国的音乐家们“像置身荒野”,他们呼吁政府能更清楚地告诉他们什么时候以及如何重返演奏现场。
西蒙·拉特尔 资料图
马克·埃尔德 图片来源:国家大剧院
 
在英国,包括戏剧、音乐、舞蹈在内的表演艺术,将是解封后最晚恢复的活动。由于没有收入,英国许多艺术机构正在消耗原有的储备,如果没有针对性的政府援助,一些艺术机构将无法生存。
拉特尔和埃尔德用“绝望”来描述古典音乐界当前的处境,“交响乐团可能无法生存,即使生存下来,它们也可能面临无法逾越的障碍,它们将无法保持偿付能力。”
如今,在没有现场观众的情况下,伦敦的威格莫尔音乐厅已经开始举办独奏会了,BBC逍遥音乐节也寄希望于夏末举办为期两周、没有观众的音乐会。
“聆听交响乐本质上是一种现场体验。”拉特尔和埃尔德写道,“它要求所有的参与者、表演者和听众都在一个空间里。这几个月,我们在互联网上做的很多事固然很好,但我们工作的核心是一种现场交流,一场空间、艺术和情感的共享,这非常重要,也是治愈我们的良药。”
两位大师认为,在保持距离的情况下恢复演奏,比看起来还要困难,但这是必须的。
“如果我们要维持正常标准,就必须尽快找到一种合作的方式,即使没有观众也可以。我们迫切需要政府提供明确的时间表,说明什么时候可以恢复演奏,以及如何实施。我们知道,我们不能指望一切都恢复到原样,但在制定应急方案和解决问题方面,我们会用不懈的努力来发挥创造性。”
拉特尔和埃尔德还希望,音乐能够经受住疫情的侵袭。
“我们不相信现场音乐会消亡,但它不会仅仅依靠活力和乐观生存下来。它需要支持和理解,特别是当它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时。第一年的演出是最艰难的,音乐家更少,观众更少。我们需要有人伸出援手,渡过难关。”
目前,英国政府已经成立了一个文化产业复兴工作组,来帮助英国的娱乐和休闲产业回归,但也有人批评,工作组中并没有来自音乐领域的代表。部长们认为,音乐在这个为复工而设立的重要工作组中也得到了很好的体现。
拉特尔和埃尔德还提到了欧洲大陆的经验,那里的交响乐团正在逐渐开放,并在寻找应对社交演奏距离的方法。
 
“我们必须学习那些已经被证明有效的方法来为英国赢取时间,而不是从头再来,由非演艺行业的人员来做决定。在我们想出实际的应对方法之前,我们的音乐家将继续在荒野中摸索。”他们说。
伦敦交响乐团
 
英国行业领袖们还预警,演出公司的处境同样很危险。约70%的剧院表示,他们的资金将在今年告罄。
本周,英国音乐家联盟秘书长霍勒斯·特鲁布里奇对英国国会议员说,“在这场危机中,如果没有更多的长期支持,我们很可能会失去一半的音乐场馆。”
伦敦西区的制片人索尼娅·弗里德曼说,如果没有政府的大力支持,表演艺术面临着“完全消亡的真实可能性”。导演萨姆·门德斯则表示,“一个如此错综复杂、不断进化的生态系统,无法从零开始重建。”
英国行业领袖们还说,他们并不是在寻求救助,而是在寻求投资,以防止英国一些世界领先的艺术行业破产。
本周,英国文化大臣奥利弗·道登表示,他与财政部进行了“错综复杂的讨论”,并暗示协议已接近达成。
“我不会坐视我们在艺术和文化领域的世界领先地位遭到破坏。”他说,“我当然想让资金流动起来,我不会让任何人失望。

【附】公开信全文

疫情期间,英国有太多亟待解决的问题,以至于提到古典音乐界的绝望处境,都需要莫大的勇气。
疫情下的另一面,很有可能是一片被毁坏的领域。交响乐团可能无法生存,即使生存下来,它们也可能面临无法逾越的障碍,它们将无法保持偿付能力。当然,我们所写的适用于所有类型的音乐,而不仅仅是我们所擅长的古典音乐。我们的音乐本质上是一种现场体验,它要求所有的参与者、表演者和听众都在一个空间里。这几个月,我们在互联网上做的很多事固然很好,但我们工作的核心是一种现场交流,一场空间、艺术和情感的共享,这非常重要,也是治愈我们的良药。
未来,这种疗愈会变得越来越必要,因为我们试图去见证和理解我们都经历了什么。在这样一场危机中,认识到我们共有的弱点,肯定会改变并加深我们与所有艺术的关系。在我们的领域,我们问自己:我们怎么才能回到现场呢?怎样才能给观众逐渐回归的勇气?
更直接的问题是,当乐团停止演奏时,我们如何保持音乐的连续性?我们如何培养这一代年轻的音乐家?当他们在这个越来越不确定的世界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时,前景看起来却黯淡无光。
最近延长休假计划是一件好事,许多机构能够坚持下去。但对自由音乐家(包括伦敦四家交响乐团)来说,仍然存在巨大的问题。目前,许多自由职业者在政府的自主创业计划中落选。我们需要找到方法来维持收入,这样我们才能在任何可能的时候开始演奏。在最基本的层面上,音乐家也是人,他们也要吃饭、要支付账单。尽管是在一个全新的环境中,我们也需要一起演奏,一起训练,就像任何一支运动队一样。重要的是,乐团是复杂社会的一部分,它会服务自己的家乡和城市。
我们必须行动起来。在保持距离的情况下恢复演奏,比看起来还要困难,但这是必须的。
我们的场馆必须保证在安全的情况下引导观众进出,并且最多只能容纳25%的观众,这意味着经济上的影响。如果我们要维持正常标准,就必须尽快找到一种合作的方式,即使没有观众也可以。我们迫切需要政府提供明确的时间表,说明什么时候可以恢复演奏,以及如何实施。我们知道,我们不能指望一切都恢复到原样,但在制定应急方案和解决问题方面,我们会用不懈的努力来发挥创造性。
任何流派的音乐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形式问题,那就是,把音乐传递给同一个空间里的人。我们的观众什么时候有机会再体验一次呢?
我们不相信现场音乐会消亡,但它不会仅仅依靠活力和乐观生存下来。它需要支持和理解,特别是当它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时。第一年的演出是最艰难的,音乐家更少,观众更少。我们需要有人伸出援手,渡过难关。
在欧洲大陆,交响乐团正在逐渐开放,并在寻找应对社交演奏距离的方法。我们必须学习那些已经被证明有效的方法来为英国赢取时间,而不是从头再来,由非演艺行业的人员来做决定。在我们想出实际的应对方法之前,我们的音乐家将继续在荒野中摸索。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相关文章